公益

南都网公益 >  正文

郭巍青:公益慈善的评判标准

——公益慈善界真正要创新的问题

2013-12-19 16:01:57    
字号:T T
摘要:最大问题就是怎么知道这个钱投到这里是对还是错?当然可以自我认证,救了这么多的孩子,他们满面的笑容,我说一句批判的话,这个是拍出来。真正的客观效果是什么?为什么不交给政府和市场做,为什么要自己做?自己做出来的效果是怎么样?评判标准和帮助做出指标到底在哪里?比尔盖茨讲这是公益慈善界真正要创新的问题。

  什么是现在公益的趋势?在现在看到许多的领域,扶贫、助残、救灾、救助弱势群体。从中国的国情条件来看,一定要先认识一个问题,政府早就在这些事情,而且大量的做。政府系统有庞大的规划,比如扶贫。别的不说,我自己就有两位刚刚毕业的学生到政府部门,他们现在分别在很贫困村里做驻村扶贫干部,而且互相在竞争。

  假如这些事情就叫公益,那么政府早就做了,而且政府很有钱,那我们政府早就是公益政府。一定要问现在我们聚集在这里是政府的规划、还是我们政府的规划、还是媒体的规划?很多人之所以从事公益,之所以像马志海先生说的觉得“好玩”,首先心里的动机一定觉得政府做的那个东西要么就是没有我玩的地盘、要么就是觉得不满意、要么客观的分析来看它有许多地方做不到,它做不到的地方也许我来做反而做的好。我觉得这是中国目前最重要的趋势,如果没有这个趋势也没有我们今天。

  这个社会出现了中产阶级,也就是生活当中有这样的现象,大家都有点钱、有点闲、有信息,这个时候都想自己能不能做点事情,不在政府强制摊派的系统内,也不是政府的公务员被派到村里完成政府的任务,我自己有钱、自己有点闲、自己有爱心、自己来做一些事情,行不行?我认为这是基本的趋势,这个趋势在2008年汶川地震当中突然爆发,这个爆发让所有人都看到比如每人捐款,即便像王石说每人捐10元,也能捐出几乎天文数字的款项。那一次让大家看到自己的力量,如果大家力量汇集起来会很有钱,而且会很有力量。我觉得这是我们公益的趋势。

  毫无疑问,在具体做事的过程中,当然要依靠于政府,也要依靠于企业,我觉得这是普通公民基本生活条件也好、意识也好,到了这个程度,我觉得这是基本趋势。

  在这个过程中,企业肯定是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经过30年发展很多企业很多人开始有钱,而不是一般的有钱,非常富裕,等于说在政府公共财政之外社会力量本身拥有一笔远远大于政府所拥有支配的财政,或者起码占有非常大的比例,这些钱主要在企业和富人的手里。这个社会拥有在公共财政之外非常大的一份资源,所以会看到企业如果愿意在这方面做一些事情,它本身就能成为非常强大的力量。越来越多的普通人愿意自己去设想一些东西来创新的做一些事情,这两个方面合起来就在政府之外看到非常重要的趋势。如果没有这个东西,公益慈善根本搞不起来,政府做就完了。

  在这样的趋势下来谈今天公益所取得的成就和未来发展,谈这个东西的趋势,有什么可以创新?我想起比尔盖茨说的话,有一个关于他的公益慈善想法,他说最重要他作为一个企业家什么事情都做的成功,非常明白市场规律,在市场中做决策市场给你一个很清晰的指标,告诉你什么事情做是对,什么事情做的决策是错的,基于市场的价格信号,盈亏之间知道自己作对了什么、做错了什么。到了公益慈善领域即便很有钱,他的理念就是政府解决不了的问题,市场也解决不了的问题,现在尝试用个人的力量去解决问题,而且是解决全球的问题。这个点站的非常之高,我们千万不要以为市场和政府一定就走的对,比尔盖茨全球跑去找中国富豪签名,他说尝试用个人财富能不能解决长期解决不了的那些问题。他愿意这样做,而且钱也有,富可敌国的财富,最大问题就是怎么知道这个钱投到这里是对还是错?当然可以自我认证,救了这么多的孩子,他们满面的笑容,我说一句批判的话,这个是拍出来。真正的客观效果是什么?为什么不交给政府和市场做,为什么要自己做?自己做出来的效果是怎么样?评判标准和帮助做出指标到底在哪里?比尔盖茨讲这是公益慈善界真正要创新的问题,就是根据什么来决策?比尔盖茨站的很高,他有在非洲的实验怎么降低婴儿的死亡率,从而帮助埃塞俄比亚国家提升在联合国的人类发展指数表明,拿人类发展指数作为指标,如果它显著提升,做的工作就做对了。

  我们拿这个概念回头检讨我们自己,我们想当我们组织和策划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们究竟凭什么说我们做成功了。像广州“立心救助基金”,一次非常好的活动,没有人怀疑他的作用。刚才主持人讲在现场有一位父亲号啕大哭,说“我的女儿是同样的情况,她等不到今天,她去世了”。我们还可以进一步想,没有到现场哭,没有被记者报道的人肯定还有。

  因此,我们回想这样一个问题,当我们聚合很大的力量去救助一位值得救助孩子的时候,他对于其他同样情况孩子的状况是有改善,还是没改善?假如这样想的话,这个问题很复杂,如果只是从自己说,我做了一点工作问心无愧,但是是没问题。如果从整个社会来想,因为我们要求政府这样想,我们自己是不是这么想,当把捐助的钱给一位孩子,是否能拉动对于其他孩子救助的力量。在这个地方希望有更多的想法产生创新性的指标,能帮助公众在爱心行动中一定会面对这类的问题。

  随着媒体的发达之后,它瞬间把人的热情激发出来,接下来面对的问题一定是冷漠,因为实在面对不了这么多的问题。我自己在微搏上也许这样,一开始你很激动做点什么事,第二、第三个更惨的事件又出来了,从研究上人必须保持冷漠以让自己不太陷入进来。我们想,我们必须依赖广大公众参与这个公益,激动之后变成冷漠,应该怎么办?

来源:南都网  作者:
编辑:邓穗琪
0

相关文章